博亞醫院成功開展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術

免疫吸附治療是把體循環血清里的致病抗體吸附在蛋白A免疫吸附柱上,通過沖洗、再生,反復運用蛋白A免疫吸附柱吸附治療,進行6——10個循環,直至自身抗體及免疫球蛋白水平顯著下降,臨床癥狀緩解,聯合抗感染及免疫調解治療,使患者病情得到控制。

2018年2月2日,云南博亞醫院(以下簡稱“博亞醫院”)腎內科聯合血液凈化中心為系統性紅斑狼瘡并多臟器功能損傷患者李先生行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術,快速降低了免疫球蛋白及致病抗體水平,因患者病情較重且較為頑固,給予多次吸附治療,加大再生血漿量,有效縮短了紅斑狼瘡活動時間,使病情得到控制。這再次改寫了博亞醫院腎臟中心歷史,根據免疫吸附的原理,使運用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術能夠有效治療更多與免疫相關的疾病成為可能,為更多患者帶來福音。

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術 有效縮短紅斑狼瘡活動時間

據博亞醫院腎內科主任李少華介紹:“李先生患有系統性紅斑狼瘡,腎病綜合征伴彌漫性增生、膜性狼瘡型腎炎,腎功能不全,高血壓3級,高血壓性心臟病,高脂血癥,低鉀血癥,腎功能急劇下降,如果不采取有效治療措施,任病情發展下去,會導致腎功能衰竭等不良后果。狼瘡患者體內往往存在多種致病抗體陽性或升高,如抗雙鏈DNA抗體、抗核抗體等,還有一些機體未被發現或檢測到的抗體,及時有效地清除這些抗體和緩解病情非常關鍵。”

“腎內科風濕免疫專科和血液凈化中心通過聯合會診,決定為李先生行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術,即通過體外循環血液凈化的原理,利用抗原-抗體免疫反應除去血漿中的致病抗體或利用吸附材料除去血漿中與免疫有關的致病因子,將高度特異性的抗原、抗體,或有特定物理化學親和力的物質,以吸附材料結合制成吸附柱,選擇性或特異性地清除血液中的致病因子,如該類患者中的致病抗體,縮短紅斑狼瘡活動時間,緩解病情。” 博亞醫院腎臟中心血液凈化部主任秦學祥說。

“相比腎上腺皮質激素沖擊和環磷酰胺等其他治療方法,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術見效快、安全高效。”李少華主任進一步解釋,“激素沖擊最快可以三五天見效,但很少,一般都要兩周左右,環磷酰胺則需要半年時間才會見效,時間上拖得過長,不利于疾病的控制和治療。而且激素只是使新產生的抗體減少,已經存在體循環中的抗體則無法清除。而且,胃潰瘍等禁忌癥患者也不適用于激素治療。”

但他同時提醒,“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術的使用有兩個條件,一是體循環中有較高水平致病抗體,病情處于活動期;二是治療的時機宜早不宜晚,在抗體引起腎功能衰竭之前施行。”

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術更多應用于多種免疫相關疾病治療

李少華主任介紹,目前可以通過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的主要是風濕免疫性疾病。包括兩大方面,一個是狼瘡性腎炎、ANCA相關性血管炎、一些免疫相關性腎炎等疾病;另一個是腎移植術后高PRA血癥,無法有效治療時可以采用該方法,此方法較之前使用的血漿置換方法更安全、高效。而且博亞醫院腎臟中心醫護人員在這方面具有豐富臨床經驗,技術嫻熟。

秦學祥主任進一步補充道:“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對各種器官移植排異反應、脫敏等都有很好的療效,也適用于腎移植術前PRA抗體水平很高的患者。對于上述相關疾病的治療,以前采用血漿置換的方法,但單純血漿置換需要大量的血漿和白蛋白,不但加重患者家庭經濟負擔,而且增加血源性傳染病發生的風險。而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有效防止了血源性傳染病的傳播,還可避免血漿置換中常見的枸櫞酸鹽中毒、凝血機制異常、過敏反應、低血壓、低鉀血癥等,同時不影響藥物治療,耗材少,價格相對便宜,免疫吸附具有高度的選擇性和特異性,值得臨床推廣。”

但秦學祥主任強調:“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術包括血漿分離和免疫吸附兩個血液凈化手段,主要應用于血型不相符、急性進展性腎小球腎炎、過敏性紫癜、血友病、神經系統疾病、擴張型心肌病、天皰瘡等各種與免疫相關疾病的治療。免疫吸附能夠迅速直接清除血液循環中的致病物質,還具有免疫調解功能,恢復細胞免疫功能。可以短期內控制疾病活動,但不是病因性治療,不能防止致病性抗體的產生,因此,不能替代糖皮質激素和免疫抑制劑的治療,不能作為免疫系統疾病的一線治療。”

他同時表示:“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操作模式可以多種血液凈化手段組合,如雙泵模式(血透機+灌流機、血透機+單泵)、三泵模式(CRRT+單泵、CRRT+灌流機)等。”

博亞醫院腎內科和血液凈化中心聯合開展蛋白A免疫吸附治療術,標志著此項技術在博亞醫院已能常規開展,將被廣泛運用于與免疫相關的各項疾病的治療,讓更多的患者受益。

G彩票游戏-IG彩票游戏平台-竞技竞猜app